有季节,也就应该有岁月,春或者冬,年年如是,似乎都在重复着岁月里的彼此。

烟青色的夜,遇见烟青色的雨,是需要经过多少个日子的流转和沉淀,费尽千辛万苦得来这缘,才能在一个合适的时间,与我们再次遇见!

与你,相约厦门,一个婉约的城;与你,相约厦门,一个多情的城;与你,相约厦门,一个烟青色的城!

我自己是知道的,其实,我们的心里已经装满了曾经沧海的水,填满了风雨,也填满了一路的风景,一路走来,酸甜苦咸,只想漂起来那一只小小的船,就像我们深爱着的那个海上浮着的鼓浪屿。

风过,叶落翩翩;雨下,浪花浅浅,可谁又作了谁的客,谁又成了谁的念。多少痴情的故事,多少深情的誓言,在水色的年华里,是谁又为谁写下了那一篇未曾包装过的恋?

时间:2016-09-28 18:36点击: 次来源:好文学作者:佚名评论:- 小 + 大

那么,快乐不需要背景,留下你笑着的背影就行。

不知有多少美丽的故事,在雪月的季节里流连。可是,下一个季节总是会以从容的姿态来的,留给你的,只会是一些或忧伤或美好的纪念。

你一世的风华,是为谁绽放?你一生的深情,是为谁倾城?

古人说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

就如这场南方年末的雨,是烟青色,等的;而我便在南方烟青色的雨里,等你!

烟青的厦门,是婉约的。

有时,老觉得,时光终是浅浅的,晕不开情绪,在烟雨霏霏的时光里,时不时的会看见鼓浪屿岸边飘扬起的水花,映着烟青色的雨,每到那个时候,你还记得吗?你还是你,留下了那时的暖,我还是我,涌起了那时的念,可是,谁还可安暖的走在生命的终途,记起你手里拈着的那朵美好的竹桃花儿,有淡淡香气?

雨,烟青色的,打湿了闽南的四口圳,碎落在青瓦灰墙的深巷里,哒哒的沉淀着彩虹似的梦。而我想于今夜放歌,在歌声里唱一阕你的样子。可我不能放歌,我更愿意听雨,清宁,是相思的风琴;那只檐下的青鸟也为我沉静,沉静,是今夜烟雨里的四口圳。

烟青的厦门,是我梦中的城。

曾经,是那么喜欢去走在那一处厦门岛外山野的半途,那一处集美后溪田园的陌上,总想去看看那些儿别样的风景。因为,记忆的葱茏里,梦里总会有后溪的清淡山水,有水波荡漾的集美海畔,就像一杯闽南的米酒,清甜,如蜜,似了烟雨里的鼓浪屿,听细水拍岸,然后,老是于微醺里,神游厦门与金门之间的海,去结识已是化了湘妃的黛玉,去认识那个愿深埋于黄土垄里的多情公子,读诗经里离歌的那一阕……让心境有些忧伤,让相思有些纷扬,让离离合合的流年多一点诗情,自然流露,自生出了些一段离不开的离殇……

我的乌篷船,追溯在那一湾闽南的小溪,沿途一路,芭蕉叶子,榕树细丝,樱花树的花蕾,凤凰木的绿枝,都已是被你的雨帘子遮住了……

想起了,你青衣的背影,在三月的凤凰树下,站成一道风景,倒影在小桥流水之间,飘逸,荡漾,像一段温馨缠绵的往事,也像一个五彩缤纷的春梦,荡漾在我心里,静静流淌。

雨,滴落在烟青色里,烟青色滴落在春节里的鼓浪屿。我不是蕉下客,你也不是潇湘妃子。但我深知,我的深情,是应该与你同在的!

有谁知道,这夜雨菲菲的冬尽处,正是一场繁丽开过了的花事,在对的时间,在对的地点,然后,遇到那个对的人,就如美丽时光煮的雨,清清白白,尚有余温。

时光清浅,烟雨如绵。与你相约,在水光潋滟的白鹭洲头,遇见,因为,那里清香悠远。

热爱没有十全十美,懂得就好。

如此,我在烟青色的夜里,我在烟青色的雨里,清晰的看见,青梅桃花紫罗兰,巷子归人油纸伞,便不会被你的烟青色遮住了。

与你相约,就在一朵花开的时间,就在那个莲花村的巷口,记住与你相约在桃花盛开的地方,将桃花的芬芳,独家收藏。

而我必然欣喜,也肯定必然感激,只想把这个季节的好,在怀里抱紧,写一篇唯美篇章,写上雨花沁香的鼓浪屿!

烟青色的夜,下着烟青色的雨。

你知道吗,我凝望你的眸子,是深情的?你知道吗,我寻觅你的心思,是惆怅的?

雁儿声声,是从极南的远方路过我的浮城了吗?我张望那云上,有就要过去了的它们人字形的行序,一路迤逦的飞,飞过了你所不知道的阅历。光阴满满,或许,偶尔,你或者我,昔年时刻,亦是如这大雁的迁徙,在南来北往的半途里丢失了某一个自己。

从当年听过的那一阕诗经,知道,你就在水的一方,将满天星雨,落在水里,洗了又洗,却似从未曾愿意去洗得干净,总会留下些,让我记得……

今生,与你,相约厦门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!

端坐在时光的窗后,想起你青花衣的身影,心里总是藏了一份欢喜。经过了诸多日子,某天不经意的再一个回头,便看到了烟青色的雨里的你,温婉,明媚,静美无伤。就像思明区里某一个盛大节日,在烟雨即来,冬去春暖的那个仙岳山头,等待了诸多年,突然,在这个冬去春来的季节,是滑落过轻如蝉翼的纱丽上的水迹,与我,在烟雨里的鼓浪屿相遇。

时间:2016-06-10 12:06点击: 次来源:好文学作者:佚名评论:- 小 + 大

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于黄鹤楼上,遥望着那位相知经年的故友,在这柳絮如烟、繁花似锦的阳春三月去扬州远游。这样离别的愁绪,有感概有向往,不同于王勃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川》那种少年刚肠的离别,也不同于王维《渭城曲》那种深情体贴的离别。这样的情愫是一场充满诗意的离别,是两位风流潇洒的诗人的离别,而这次离别跟一个繁华的季节、繁华的地区相联系,在愉快的分手中还带着诗人的向往,向往去扬州,如此,这样离别后的向往便有着了春光灿烂的诗意了。

其实,很多时候,是来不及,有缘未必有份,一生只能一会!

烟青色的夜,下着烟青色的雨。

烟青的厦门,是如画的。

记得石头记里林黛玉有句诗的半阙,–半卷湘帘半掩门,碾冰为土玉为盆。偷来梨蕊三分白,借得梅花一缕香。我是喜欢这样的意境的,同时,我也是喜欢雪不为亮白色,而是烟青色的,如厦门海边的鼓浪屿的雨那样下着的。

哒哒的声音,是南方下着了雨。

那是一座怎样美丽的城呀?如果可以,我用烟青的雨为墨,铺上洛阳的纸,饱满着烟花三月的色,白描,临摹,勾勒,皴染……写意成一幅水墨的闽南——天空湛蓝,纤尘不染,碧水千里,烟波浩淼,樱花柔柔,桃花芳菲,鹭岛岸,晓风明月,留恋处,兰舟催发;素月分辉,明水共影,表里俱澄澈,正是良辰美景已设,悠然心会,妙处难与君说!

下着雨的天,上面是烟青色的云,云头已经下去了,冬去春来的风是淡淡的,向晚的海边夜空里,岛上的影子已经显现,时不时的探出那张似曾相识的脸。

这个雨夜,闽南人家多已是安睡,只有同安那条老巷子里,还有别人家门楣上的路灯,发着幽微橘子色的光晕,给那个晚归的人留下一路指引。

画卷里的厦门,是秦观的一首婉约的词,是席慕蓉的一阕朦胧的诗,意蕴着千秋的韵致,也飘溢着今世的风情。未曾忘记,你有时如一帘樱花微雨,滴落在一张油纸伞,滑落成一痕淡雅的水迹,水洗莲花村里古色古香的的青石板;你有时如一缕清愁,风清云淡,在幽深的村头巷口,在现代的楼亭歌谢,清丽温婉,雾锁远山,如此,你的样子是清雅超然的。

过了就过了吧,就像一首老歌,老是喜欢那旧旧的旋律,轻轻慢慢,不经意的听了好多年,却偶尔有一天发现,那首老曲子其实已经留在了心底的某个角落,深深浅浅,已是与风同语了,与花痴缠了;岁月中的风景,当然会和每个四季一样辗转,但有些日子里的瞬间,终是会和生命纠结一起,就像这掌心的纹理,至死都还是那老样子!

曾经,你问我明白和释怀有怎样的不同?我说,明白,说明你懂了,释怀,说明你放下了。

梦里百度,寻你,你温暖的容颜依然。在仙岳山的每一道石阶上,俯首轻叩;在鼓浪屿的每一块礁石后,倾城回眸;在白鹭洲的每一弯沙滩头,翘首等候。

文/微尘陌上,于厦门同安,2016-02-02夜深时分

文/微尘陌上,Q895144520,厦门同安,2016.1.22深夜

文/微尘陌上,Q895144520,厦门同安,2015.3.17晚间

爱着,本身就是一坛搁在地窖里的酒,放的久了,自然会香–题辞.微尘陌上

今夜的雨儿滴落,如三角梅花缤纷,将夜的满地碾平,漾过了轻盈的波纹,是怎样朦胧而熟悉的气息!

烟雨里的厦门,镶嵌着温婉,是我梦里那幅美丽的画卷。

时间:2016-06-10 12:06点击: 次来源:好文学作者:admin评论:- 小 + 大

我的美丽浮城,在这烟青色的深夜,打湿在了烟青色的雨里。

烟雨厦门,含三月浮动的暗香,蓄三月盈袖的轻愁,任脂砚斋的一笔水墨袅袅绕肩,续写闽南水乡淡淡的幽远,而我,愿意为你谱上一曲清雅的幽韵,在水之湄,拨动那颗深情的心弦。

雨下着,样子似乎没有变迁过,可你知道,哪场雨是该下的,而哪场雨又该是自己需要遇到的?

哒哒的步履,是我踩在了四口圳的那一条小街。街边,偶尔有悬垂下的风帘,打湿在雨里,是烟青色的。

但愿,当你回眸的那一瞬,惊艳了芳华绝代的一瞥惊鸿!

是呵,时光,终究还是没能晕开烟雨色里的风景。

哒哒的声音,是南方下着了雨。

三月的厦门,美丽的白鹭已然来归,于是,有了多情,有了温婉。缠绵的故事便又开始留下一个美丽的结局,芬芳的花儿便又开始留下一个季节的暗香。我在这里,烟雨迷离,静静滴落,如一道明暗交互的帘子,偶尔,遮住了你的样子,有清幽的禅意!

有谁知道,这冬去春来的光阴,是经过多少流年和曾经,沉淀了多久以后,再次在某一个石阶处相遇,就如那些街口痴缠的男男女女,爱过,恨过,怨过,终其一生,纠缠一辈子?一些时候,一些缘份,清浅着,浓烈着,就像一场三角梅的花事,非得隐藏三个季节,然后在一个雪雨来了的季节绽放,凋零,然后,转身,把自己丢在春暖花开的季节,埋葬在了那块曾经有过大半生热情的热土里,浓烈,妖娆而荼蘼,幸福活过,爱过,希望过……

于这样的时光里,在雨下时,将对你的怀念种在凹凸不平的一地,待来年深深浅浅的绽放在春天,让每一朵阳光明媚成暗香盈袖的花瓣。然后,那一滴落下的雨,会附丽在下一个春天的嫩芽间,愈加葱绿,而那一朵凋谢过的花蕾,也会开的更艳!

烟雨朦胧,我蓦然惊觉,这苍茫大千,总有一种缘,叫刹那心动!多情的厦门,是我款款深情的寄处!

雨是烟青色的,可你敢说,烟青色的雨,把你的那些过去,都一点点洗去,再不见痕迹了么?

我打闽南的水乡走来,是哒哒的步子,一路迤逦,不再转身,只是因为,我不想再被你忘记,所以,请你记得,我不是那个过客,我是你的归人!

婉约的厦门,是我梦里千丝百结的痴缠。千里烟波,万种风情,绿了芭蕉,红了樱桃。玉鉴琼田三万顷,水柔风软,着我扁舟一叶,浅笑安然,将相思之意,如针如线,为你,低眉凝眸,织成幽梦一帘。是呀,多少楼台已是隐在了烟雨中,而我,只是路过你花开的时间,等你回眸!

烟青色的烟雨,是去年就来过的;烟青色的鼓浪屿,也是去年就还在的,而我,却是年年都还是在这烟青色的颜色里,等着的!

烟青色的夜,下着烟青色的雨。

菲菲春雨,花香盈袖,是墨染了的相思,是丹青了的珠帘。烟雨朦胧了一片海,烟雨朦胧了一叶船,烟雨朦胧了一张伞,烟雨朦胧了一个人,撑一纸相思风雨,走在一条古老的巷,渐行渐远,莲步姗姗,却憔悴了红颜。

昨天太阳下的那盆紫罗兰,已经让我搬回了室内,不会被烟青色的雨打湿的,因为我知道,冬雨有点冷;而那只青花色的雀子呢,我今天却没看见它划过我窗台的影子。

哒哒的声音,是南方下着了雨。

而你,便站在烟雨厦门的的帘子里,留恋顾盼,等我一袭青衫,翩然而至。

饶雪漫说,我们就是这样苍老的,从时光的一端辗转到时光的另一端,请别说再见,不需要再见!

那样告别后的远瞻便具有了春光灿烂的诗意了,烟淡褐的夜。缘来,相遇,是清浅的禅意,是岁月宽大的慈悲!

三月的风经过了,是清新,是恬淡,沁人心脾,醉了那个归来的客子。我对你的思念,轻盈,如放飞的轻羽,朦胧,如缠绵的烟雨,缤纷着,在岁月寂寞时,水墨成一幅烟青色的画,丹青了我梦中的城。

而我想说,冬雨即然来,春暖花必开!

明白,说明你懂了,释怀,说明你放下了——题辞.微尘陌上

人生好的遇见,莫过于心灵的重逢,惊鸿一瞥,便足以心仪——题辞.微尘陌上.

烟青色的雨,烟青色的鼓浪屿

哒哒的声音,是南方下着了雨。

每每读及此句,眼前出现的不是扬州,而是厦门,一个海里浮着的城。

倘若,你想对那段曾经,说,与年少青涩的曾经,再也不见,或者说,来不及再见。其实,好好想想,我们都已经不敢对所有说再见,因为我们从来就未曾去好好的看见。

路灯清橘色,线条柔和,就像那年那只雨花台的红唇鸟,惊不起夜雨的回声。

碧水蓝天,绿堤柳岸,一朵花,一束草,一块砖,一片瓦,都斑斓着情浓,一道风,一滴雨,一棵树,一条巷,都充盈着相思,经过了千山万水,却总关一份一世的深情。

我是喜欢这厦门的海边的。

于是,我的情绪,像雨儿似的,滴滴如坠落的繁星。星光灿烂里,是你如南方的雨,一直下,翩翩如夹竹桃花绽开似的……

相约厦门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

鼓浪屿在冬尽的海里,漂浮着,–那是我的心爱浮城,打湿在烟青色的雨中,半卷湘帘半掩门。

我一直听说,你就在秦淮十里的那只船上,浮游半生——是龙湾?是江宁?抑或是,你只在我的琵琶歌声里?

我是如此深情的,你是如此朦胧的。你淡妆素颜,在烟青淡墨的天海碧波间若隐若现,缱绻了多少烟雨中的情感?而我走在烟雨水墨的老巷里,深情的寻你!风过,雨落,流年帘动,掀起了一个浮世里的梦,我的心游走在烟雨深处。

如果,可以享受生命给我准备的献礼,让我安放自己好好的青春,就当它是我久等的归人吧,然后,让心境好好的。

是啊,这一世,我转山转水转万里呀,多少次匍匐长路,不为轮回,只为与你遇见,贴近你的温暖。

人生好的遇见,莫过于心灵的重逢,惊鸿一瞥,便足以心仪!

或许吧,爱着,本身就是一坛搁在地窖里的酒,放得陈了,自然会香!

烟青色的夜,下着烟青色的雨。

其实,你,或许我,都曾经那么的热爱过,或者说,我们还热爱着!

油纸伞,青花衣,白鹭洲,鼓浪屿,处处留下了从巴山来的夜雨的念起!

你可知道?有种相遇,得需要多少年头地修行?

你知道么?我不愿意忘记,是因为,曾经,有一段繁盛光景里的一二事,可以经年搁置在心底一隅,是多么不容易!

南方,下着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