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宵,烟花醉了

等待一束烟花绽开的时间

好漂亮…

时间:2016-06-10 12:06点击: 次来源:网络作者:admin评论:- 小 + 大

时间:2016-06-09 09:56点击: 次来源:网络作者:admin评论:- 小 + 大

他抬头,望向原本应该宁静的夜空

青青翠竹,尽是真如;郁郁黄花,无非般若——题辞.微尘陌上

当岁月蹉跎了烟花易冷的季节,谁还可心不微澜,不想念春天里那一朵桃花的美好?谁还能寂然独坐,不怀念曾经相约的那一句誓言——题辞.微尘陌上

快过年了,这个节日总是那么盛大,仿佛所有的热情,所有最热烈的色彩都要在此时到来。点燃,然后就看到明月当空的夜色里绽开一穗一穗的烟花

一车,一人,一犬,红酒一打,来这海边的鼓浪屿,夜深人静。

初春时节,总是烟花盛开的季节。

总算明白,有些什么是要在黑暗中开放的,它静静地隐了月光的明,褪了星光的色

年关时节,靛青海面,春风易冷,海鸥声声,是靛蓝色的天空与靛蓝色的海水,把清橘色路灯的光,染成了青碧的海浪,在靛蓝的年头时光里,荡漾,是否,还有那个归来的人,在你的心坎上徜徉——看着那片蓝海,鼓浪屿码头清橘的清辉,在水泥地的路边,静静铺落于鼓浪屿的海面,弥漫了我眼里的那个夜海里的每一个方寸,给这沉静的只有排排路灯和两个交警的码头,平添了几许肃穆、静谧而和谐的气息……

走在四口圳向晚的陌上,天空由淡青色变成靛青色,清昼慢慢的隐入时间流逝的韵致里,而夜,也将门楣遮上了那道帘子了,是烟青色的。

他收回目光,独自打了个寒颤。随后脱下外套,披在她肩膀上

海面,温柔的泛着细细的涟漪,轻轻荡漾,流星偶尔会在靛青色的海天之间划过,将微明的光彩投影在鼓浪屿的海面,波心微澜,叠叠轻漾,彷如天河的星辰,静静洒落,然后漂走,复来,……未曾止息。海面水气氤氲,缥缈的白雾,清淡流离着,像蜀丝清绸一般,缱倦而缠绵。水中间,有数片飘落了的三角梅的花瓣,随了浪花荡漾着,有如浅浅的亮点。海中,偶尔有浮在浪尖的水花,清橘色的,落下去,敲响了靛蓝色的海面,轰隆轰隆的闷响,是悠远而凄清的声音,悠游在夜海的烟霭里,让我的鼓浪屿落在海面,浮着,空寂而辽远……

向西的武夷山隐入了那道帘子,向东的鼓浪屿隐入了那道帘子;向左的野地里,凤凰木隐入了那道帘子,向右的田园里,三角梅隐入了那道帘子,……那些清昼时节里染上的七彩颜色,绽放在枝头的绿肥红瘦,摇曳在乍寒的春暖中的样子,都已是隐入了那道帘子了,是烟青色的……。

有人说,烟花,是雾霭中的花。时而绽放,时而灰烬,却始终燃放着,没有休止,这就是记忆的烟花。时隐时现着风情,风情总是旧旧的,远远地,模模糊糊,无法触摸

我的小狗,蓷推(注——音译,音解:tuitui前平声后仄声,我代养的小狗的名字)走在我前面,招摇着尾巴。

新年的钟声响起,烟青色的夜深处,这一季的那一束烟花开始绽放在这一季的天空里。

她拿起他递给她的咖啡杯,抿了一口

四周静谧,只有清橘的灯,而近岸的凤凰木,在年头年关双至的夜气里,倩丽的影子婆娑着,远近的花儿,菊花樱花三角梅,浮动着幽幽的暗香,漫漫的海滩上蔓生着许多冬尽尚存的芒草蕊,以及杂生在其间的素白的细小的未名花,在清光晦明的海天之间,招摇着一星一点的光晕,浅浅淡淡的……鼓浪屿上的熹微灯光,清橘色的光晕斜斜洒落,点点投在浪花之间,温馨的气息,洋溢在水天之间;而清昼里青黛的岛外集美的丘山,也终是隐在了靛青色的夜色里的了。

云天里,有噼噼啪啪的响,如深山溪水间,石击中流的声音,也如风过门扉时珠帘卷起的音质,……循着声音看去,烟青色的夜如一潭清池,偶尔被投进了一颗石子,小小的一粒,便惊起了点点银亮的波涟,——第一朵烟花绽开了,随之的是,一串串的烟花,盛开在云天烟青的底色上,如崖壁上布满的露水里的青苔与七色藤萝,反射着天光,赤橙黄绿青蓝紫,忽闪着璀璨陆离的光芒,星星点点,投影在水面,游移在皱缬的波纹中,彷如轻舟荡过,惊起一汪清睡似的梦;亦如西溪之畔,西子的纤纤素手在其中洗涤云裳的轻柔,……。

烟花,在天空中奏成一首响彻天地的歌,噼里啪啦的,凯旋和毁灭同时到来。然后,它葬在大地上,葬在寒风吹起的凛冽里

浮光中,我与我的小狗,让影子在水天之间荡漾,摇碎了天光,彷如浮世里一个圆满的梦,——星光点点,泛着灿烂,与花影摇动,与水波洋溢,于水里一洗再洗,然后,洗尽了铅华,洗净了浮尘,经年以后,荣光曾经里的那个人,缥缈且虚无……

瞬灭的烟花划过的云天里,遗留的余烟,亦如流水与烟青色的石岩相碰,惊起的一晕水雾在夜云间,萦绕弥漫,使这幽深的夜空充满神秘与诱惑。

她叹一口气,转身离去,他下意思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

js77888金莎官网 ,是啊,我的心,在夜冷的天海里,如芒草的花蕊似得,浮动暗香,在寂静中,在清冷中,在恍惚中,在靛青色的海面,沉醉在海里的鼓浪屿!

烟花,瞬间的明灭,销魂,开放成一季不一样的花朵。

也许,那不是单纯的散落,只是暂时将烟花种在湿湿的泥土里

夜静了的时分,鼓浪屿的人家都已经关了门,想来都已是回家去过年了吧。

也许,每一个季节都会有一朵花是与之相衬的,都会有它美丽的的那一刻或那一瞬,就算是短暂的,——正如烟花盛开于春节,荼蘼绽放于春尽,昙花一现于夏夜,雪花悄挂于冬枝,虽不是美的,亦不是惊艳的,但总是能生长在那个属于它的季节,绽开得繁丽而灿烂,为一个季节的荣光添上那一抹属于自己的亮色。

也许,再回头,花就开了,春天就来了,一树一树的蕊,一树一树的花

我与蓷推走在鼓浪屿的码头,看着靛青色烟霭里的海,看着浮在海里的鼓浪屿,突然想起饶雪漫的一句话,喜欢的歌,静静地听,喜欢的人,远远地看!

这一个节气的夜,在等待烟青的颜色,而我,便等待一个花开的夜。

她轻轻怔了怔,却终将没有转过头来

这也倒是,喜欢的景,远远的赏,喜欢的人,远远的看,然后,远远的念,虽然时不时的,会偶尔有些凄凉,好像是有些晕不开的那一抹淡淡的忧伤。就好像每次到这个年末时节了,风动了厦门的凤凰木叶子,老树叶纷纷的落,总能感受到厦门人居的寂静,而在寂静里,总会有一阙歌,有一句诗,还有一段文字,是需要写给你的,然后,怀念的思绪任随清风飘向鼓浪屿外还要更外的外边,想起你那年的那个样子,是暗然欢喜的。心中的笔,总会轻蘸了墨香,去把你那年的样子渲染,以及深藏了那一点点的留白。在偶尔对你的念起时,总也会设想,你还是一如当年吧,青花棉麻的衣,青丝垂髫的发,站在我面前,低眉浅笑,羞涩不语,鼓浪屿的风,可以与你同语,鼓浪屿的花,可以与你留香,然后,我可以把每一次与你有关的美好时刻,写进关于你的那一句诗行。在时光门扉打开的时候,想起你,安暖半生。

有时,也会问,这个季节的烟花,也会如旧年似得再开么?

每一朵绚烂的烟花,都希望在绽放后,有人能为她的灰烬哭泣

静静走着,蓷推蹭了我一下,它不想走了,想停下来,坐坐。

这个季节的夜,凉如水,我走在陌上,影子是烟青色的,飘忽在烟青的夜色里,而我便在这季节的烟青色里,努力寻觅着你的样子,——烟花开放的季节,离你近的,是我的心!你可知?

春天就是这样,冬寒未尽,将暖未暖

那好吧,我们就这样坐坐,坐在路边凉亭的椅子上,静静的,都不出声。

我就知道,烟花终是会开放在这个季节的,就像你旧年的样子,棉麻青花衣的背影,如彩绘在元瓷白底上摇曳的青花,也如雕刻在和氏璧上的轻柔银刀,更如描写在洛阳纸上的三都赋的深情文字,……。

她反握住他的手,突然慢慢地卷曲攫紧起来

海水是安静的,今宵。

想起了,曾经的那些季节里的烟花,还有烟花里的你的样子,开放过,绚烂至极。

紧握的安全感,迷茫而无法去想象的未来,两个人的牵手,会不会就这样地通往永远?

蓷推突然站起来,飞奔到海边栏杆旁的空地上,望着夜空,哎,这孩子,总是怪调皮的,它仰头看着,天色是靛青的。它坐直了身子,端庄而肃穆!

这个季节,我站在时光的门槛,藏一份寂寞的欢喜于心,一抬头,便遇见了你初时的明媚,像一束烟花燃放在这个初春的节日;而我便不再是那个流离异乡的客子,应是你某日久等的归人!

她脑海中闪回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一个黄昏爬上灰扑扑面目的小孩,一条兴奋雀跃的小狗,记忆中很脏兮兮的画面

是的,一束烟花飞在了云天,银色而亮白,一瞬而没;忽而,
又是呼啦一声,一串烟花窜上夜空,是橘红色,一大串,个个燃放,天空一时璀璨,然后,未尽的火花啪啪的燃烧,在天空里,响着,就像你心里那首想唱的,没有谱曲子的歌。

我想,季节是懂我的,静静的喜欢就好,不必感动,也用不着感激,真挚的情怀,就是普通生活里不灭的烟花,就是夜深人静时仍然怦然绽放的温暖。

他拥有王子般的微笑,却没法带给她王子般魂牵梦绕的心跳。他瘦弱单薄的肩膀,同样有无法承诺得起自己的未来

蓷推安静了下来,趴卧在地上,舔着它的前脚丫子,眼睛溜着我。

有谁知道,烟花的季节,是经过多少流转与曾经,又是经过了多少沉淀与感恩,才能再次与我们相遇,就像你与我的遇见,要在相约的时间,相约的地点,相约的深情,才能遇到相约的那个人,而这样的相约,又得等待多少季节呢?很多时候,有些虔心修得的相约,也仅是一场荼蘼的花事,在烟青色的夜深处,一低头,瞬间,便不再见得。

js77888金莎官网抿了一口,总是烟花怒放的时节。她渴望能够和自己的杰克,如《泰坦尼克号》那样,在风和日丽中登船,远渡大洋,接壤天与海的方向

有了十数秒的时间,突然,它站起来,向天上吠着了几声,吠声未落,天际一道霞光,闪灭着的颜色,红黄金银赭,铺满了靛青的烟云,让天空璀璨,如嫦娥在月亮之上挥动了轻纱,如西子在西溪之畔浣纱的身影,如赤兔汗血在云上的飞行,更如洛神赋在曹子建的字里行间,挥毫浅吟……我和蓷推一样游神于云天的夜空,想起了辛弃疾的一个句子,——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是啊,曾经热爱过的生命里,繁丽如星华斑驳。星星何尝不是如雨儿一样滴落,凤箫声动,一夜何尝不是如鱼龙那样飞舞,沉痛的爱过!

是呵,当季节燃落了烟花,当岁月凋零了花瓣,谁是谁曾经的谁,谁的脸还是谁曾经临水相顾的容颜。当岁月蹉跎了烟花易冷的季节,谁还可心不微澜,不想念春天里那一朵桃花的美好?谁还能寂然独坐,不怀念曾经相约的那一句誓言?

但是他并不是杰克,他和她也去不了沧海

一生活着一百年,其实,只为一秒钟的灿烂,然后开落,未有悔意,繁丽至极……

有些时候,季节里,有太多的来不及,相约未必相会,一生仅此一遇罢。

对不起!

我转头看着我面前这只可爱的小狗,心是安暖的!

想起了唐诗中那动人的一句“唯见江心秋月白”,一个“唯”字,又让人徒添了多少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愁绪?

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说道,然后她松手,撤收回来,拉开推拉门默然朝内走入

是的,这样一个春节来临的日子,烟花依然灿烂,春节依然喜气,家家都是圆满的,而这也是我祈愿的美丽世间,所以,我的心,的确是在这一秒美丽过的烟花里,醉了,因为,偶尔,在烟花里,我想起了,我曾经遇见过的那个你,葱茏而美丽!

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,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,——因为年轻,所以有太多无疾而终的感情理不清头绪,有太多措手不及的责任没有勇气承担,而那些细微的情绪又丝毫经不起等待,它转瞬即逝。谁会知道一个转身就是永别,……一切如过眼云烟,来时如烟花般令人惊喜,去时却不在夜空留下任何痕迹!

他收回自己的手,眼睛颠簸在烟花落尽的悸动里,微微荡漾

遇见,何尝,不是你给我的成全!

抬头看着烟云渐散去,心头多有些惆怅,是呵,那一朵瞬间开放过的花,或许是卑微的,在某一个季节的角落里,悄悄的开落,是寂寞?是欢喜?抑或是无动于衷的情绪?

他想起她说,他是她的花

青青翠竹,尽是真如;郁郁黄花,无非般若。

文/微尘陌上,Q:895144520,厦门同安,猴年春月

他想起了烟花,很绚烂,有时甚至是极致的绚烂,却短暂;他想起一句话:每一朵绚烂的烟花,都希望在绽放后,有人能为她的灰烬哭泣

于是,倘若将来,闲下来的时候,放一段柔情音乐,翻阅几页好书,然后睡个懒觉,也可。心情不好的时候,浅写几句诗行,也行。

他知道,他只有自己哭泣

不开心的时候,白天看看云上的蓝,晚上探探夜色的寒,广阔的天空自有属于我们的信仰,宁可高傲的发霉,也不要低调的将就。跟自己说,今天天气晴好,面朝大海春暖花开,保持初心。

繁华落尽,夜梦无痕

抬头,看看,这个不是姹紫嫣红的时节,云天里是清清白白而透着湛蓝的,天水共一色,鸥鸟同一声,就像你当年为我打开的那扇门扉,进去,温暖敞亮,没有冷意,然后,阳光下,有放眼的金黄,是成熟的丰盈,风轻轻,我的枝头,吹起了漫天的红红樱花蕾子,浓烈傲娇,以漂亮的姿势,洒脱轻舞,连接今昔的天与地,为着那份执手的热爱不会凋零,置之死地而后生,义不容辞!

竟不知,绚烂的背后,会有这样的暗,这样的虚空,这样的流离,这样的破碎

或许,鼓浪屿的年末夜,是有些儿凉薄的了呢,沉淀了去年四个季节的记忆,点缀了一地红男绿女燃尽过后的烟花,是大千老人情深意长的国画,是瘦金体的离国愁思写在宋徽宗的笔下,是马嵬坡上唐明皇的生死决裂的羽衣,更是南渡的李易安一纸莲塘瘦词里,那不复回来的老光阴。

后记

未来的很多时候,背过身离开的她偶尔也会想,如果时光能够给她再来一次的机会,在那天那个星夜,她不是放开而是握紧了那只手,那么从今往后的人生,会怎么样?

还会莫名其妙的掉下眼泪吗?

可我只是想呵,年末的念起,是对你的一份相思寄于心坎,如梦里关雎三千,一阙十转,正是南渡的宋词,北去的飞雁,附一笺心事,恋恋缱绻于千古的心间。

烟花醉了,于今宵,念起,是我渡了你的忘忧海,还是你渡了我的相思岸?一路迤逦,没有悲喜,能与你在烟花绽开的季节,于烟花里的鼓浪屿,相遇,正好!

文/微尘陌上,于厦门鼓浪屿,2016-02-04夜深时分